RELATEED CONSULTING
相关咨询
选择下列产品马上在线沟通
服务时间:9:30-18:00
你可能遇到了下面的问题
关闭右侧工具栏
2019年最大的慈善捐赠 普莱姆基第一巴菲特第二
  • 作者:佚名
  • 发表时间:2020-01-03 20:55
  • 来源:互联网

在刚刚过去的2019年,一个舆论热点是亿万富豪是否有存在的权力。争论不断的同时,全球最富有的一些人仍在继续将大笔财富捐给慈善事业。

有两位全球顶级的亿万富豪分别捐款超过10亿美元,另有十多位“十亿美元俱乐部”成员或是承诺、或是捐款数亿美元。以加州理工学院为例,一些机构收到了成立以来数额最高的资金捐赠。

《福布斯》统计了2019年最大的10项公开捐款和捐赠承诺。(不排除有其它数额更大的未公开捐赠。)在此要澄清一点:捐赠数额更高并非总是意味着它们更好或更有效。但是高额捐赠值得我们注意,因为捐赠规模大意味着它们有推动重大改变的潜能。

10项最大的捐款和捐赠承诺中,有8项直接捐给大学、援助团体、服务提供机构等非营利组织,其余2项——也是这份榜单上的前两名——是转移给慈善基金会的资产。在美国,慈善基金会每年必须支出其资产的5%,很多基金会的拨款大致保持在这一水平。因此,基金会收到的捐款常常要等到数年后才被分发。

1. 印度科技巨头阿齐姆·普莱姆基(Azim Premji)作了2019年最大的捐款。他将自己价值76亿美元的IT外包公司Wipro Limited股份捐给了自己聚焦教育的慈善机构:阿齐姆·普莱姆基基金会(The Azim Premji Foundation)。普莱姆基在1966年接手父亲的食用油生意,后逐步将其转为蓬勃发展的软件公司,并在2019年将公司营收提至85亿美元。

2. 有着“奥马哈先知”之称的沃伦·巴菲特每年都会捐出价值数十亿美元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股票。巴菲特经营的这家公司持有卡夫亨氏(Kraft Heinz)和Dairy Queen的股权,也正是这家公司,让他成了全球排名第4的富豪。2019年7月,巴菲特捐出价值36亿美元的股票,是其至今最大一笔捐赠。这笔捐款分给了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苏珊·汤普森·巴菲特基金会(以巴菲特已故的第一任妻子命名)和巴菲特3个子女管理的基金会:舍伍德基金会(Sherwood Foundation)、霍华德·G·巴菲特基金会和NoVo基金会(NoVo Foundation)。据《福布斯》估计,巴菲特的捐赠总数已超过380亿美元。

3. 9月,加州坚果和水果业亿万富豪斯图尔特·雷斯尼克和琳达·雷斯尼克(Stewart and Lynda Resnick)向加州理工学院(CalTech)承诺捐赠7.5亿美元,以资助气候变化研究。这是CalTech建校以来最大一笔捐赠。该大学计划建一座新的7.5万平方英尺(约6,968平方米)的大楼,并将其命名为雷斯尼克可持续发展资源中心(暂译名;原文为Resnick Sustainability Resource Center)。身家估值达90亿美元的雷斯尼克夫妇拥有全球最大的巴旦木和开心果生产商The Wonderful Co., 该公司还拥有POM Wonderful饮品、Fiji Water(斐泉)和Halo柑橘等品牌。

4. 身家估值34亿美元的信用卡亿万富豪T·丹尼·桑福德(T. Denny Sanford)向圣地亚哥国立大学(National University in San Diego)捐款3.5亿美元,该校将于2020年7月更名为桑福德国立大学(Sanford National University)。此前,桑福德已向该校捐赠1.5亿美元。国立大学建于1971年,是一家主要面向成人学生的私立非营利大学,向需要照顾孩子、需要工作的学生以及退伍老兵提供特殊化的教育。这所大学表示,桑福德最近的这笔捐款将在短期内交付。将这笔捐款算在内,桑福德在一生之中已经捐款将近20亿美元,大多数用于医疗健康和教育事业。

5. 菲利普·T(特里)·拉根和苏珊·拉根(Phillip “Terry” Ragon Susan Ragon)向麻省总医院(Massachusetts General Hospital)承诺捐赠2亿美元,为一家疫苗研究中心提供资金。拉根夫妇曾于2009年到访南非,目睹了那里的艾滋病疫情,之后便成立麻省总医院、麻省理工学院及哈佛大学拉根研究院(Ragon Institute of Massachusetts General, the 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and Harvard),旨在研发HIV疫苗。拉根通过软件公司InterSystems打下了自己的26亿美元财富,该公司帮助医院和银行分析大数据。

6. 私人股本公司黑石集团的联合创始人苏世民(Stephen Schwarzman,又译作史蒂芬·施瓦茨曼)向英国著名的牛津大学捐款1.88亿美元。这笔捐款是牛津大学自文艺复兴时期以来收到的最大一笔单笔捐款,将用于资助新的施瓦茨曼中心(Schwarzman Centre),中心将涵盖人文学科、哲学和牛津大学新成立的人工智能伦理研究院(暂译名,原文为Institute for Ethics in 广州网络公司 AI)。施瓦茨曼中心还将包括一个500座的音乐厅,以及一个250座的礼堂。苏世民身家估值为191亿美元;2018年10月,他向麻省理工学院(MIT)承诺捐款3.5亿美元,用来建造新的计算机学院。

7. 2019年11月,已故化学品亿万富豪乔恩·M·亨茨曼(Jon M. Huntsman)的家族承诺捐款1.5亿美元,用于资助精神健康研究,及为犹他大学(University of Utah)学生和犹他州农村地区居民提供精神健康服务。一份研究表明,犹他州的精神健康指标在全美排名第51——排在华盛顿特区之后。这项捐赠承诺将成立亨茨曼精神健康研究院(Huntsman Mental Health Institute),将在15年间兑现。

8. 瑞士医疗设备亿万富豪汉斯约格·怀斯(Hansjoerg Wyss)在2019年6月向哈佛大学捐款1.31亿美元,用于支持哈佛大学怀斯生物启发工程研究院(Wyss Institute for Biologically Inspired Engineering)。该研究院于2009年成立,启动资金正是怀斯当时捐赠的1.25亿美元。2018年10月,怀斯在《纽约时报》一篇评论文章中宣布,他计划在接下来十年中捐款10亿美元,以加快土地和海洋保护进程。怀斯曾就读于哈佛商学院,于1963年创立医疗设备制造商Synthes,后于2012年将其卖给强生公司(Johnson 家用净水器 Johnson),换得202亿美元的现金和股票。如今,怀斯的身家估值为63亿美元。

9. 芝加哥首富、对冲基金Citade创始人肯尼思·格里芬(Kenneth Griffin,肯·格里芬)向芝加哥科学和工业博物馆(Museum of Science and Industry)捐款1.25亿美元。这是博物馆自1933年开馆以来收到的最大一笔捐款;博物馆将更名为肯尼思·C·格里芬科学和工业博物馆。格里芬身价估值为130亿美元。

10. 2019年11月,亿万富豪慈善家桑迪·威尔和琼·威尔(Sandy and Joan Weill)宣布了1.09亿美元的捐赠承诺,用于在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和华盛顿大学启动一项研究计划,旨在寻找阿尔茨海默病等大脑疾病的疗法。身家估值10亿美元的桑迪·威尔曾与人共同创立一家证券公司,后在1981年以近10亿美元的价格将其卖给美国运通(American Express)。上世纪90年代末,他负责策划了旅行者集团(Travelers)和花旗银行(Citibank)的合并,组成新的花旗集团(Citigroup),并担任花旗集团CEO至2003年、担任花旗集团董事长至2006年。

2019年其它巨额慈善捐赠还包括:微芯片亿万富豪亨利·萨缪里(Henry Samueli)向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工程学院承诺捐赠1亿美元,此前,该工程学院已经以萨缪里的名字命名;12月,亿万富豪伊莱·布罗德(Eli Broad)向耶鲁大学管理学院承诺捐赠1亿美元,以资助新生代教育领军者完成免学费的硕士项目;4月,对冲基金亿万富豪雷伊·达里奥(Ray Dalio)承诺捐赠1亿美元来帮助康涅狄格州情况困难的公立学校;身家30亿美元的波多黎各亿万富豪奥兰多·布拉沃(Orlando Bravo)向自己的布拉沃家族基金会(Bravo Family Foundation)捐款1亿美元,用于资助家乡波多黎各的创业项目。布拉沃是私人股本公司Thoma Bravo的联合创始人,曾在10月份登上《福布斯》杂志封面。

其它不足1亿美元、但是凭借其潜在影响力登上新闻头条的捐款和捐赠承诺包括: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向帮助无家可归者的组织捐款9,850万美元;私募股权大亨罗伯特·F·史密斯承诺捐款3,000万美元,用于支付莫尔豪斯学院(Morehouse College)全体2019届毕业生的学生债务;得克萨斯州亿万富豪约翰·阿诺德(John Arnold)及妻子劳拉捐款3,900万美元,用于改革美国的保释制度;尼日利亚首富阿里科·丹格特(Aliko Dangote)向纽约市哈勒姆区的非洲中心(The Africa Center)承诺捐赠2,500万美元;黑石集团总裁乔纳森·格雷(Jonathan Gray)捐款2,500万美元,用于应对乳腺癌;马克·贝尼奥夫(Marc Benioff)和妻子琳恩(Lynne)向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和斯坦福大学共捐款3,500万美元,用于资助对人体微生物群的研究,即存活于人体表面或体内、与整体健康机能相关的细菌生态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