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ED CONSULTING
相关咨询
选择下列产品马上在线沟通
服务时间:9:30-18:00
你可能遇到了下面的问题
关闭右侧工具栏
为你读书|女排荣耀十二年,巅峰“五连冠”
  • 作者:佚名
  • 发表时间:2019-12-30 19:52
  • 来源:互联网

由于经费不足,这个所谓的“基地”其实相当简陋。为节约成本,负责督建的建筑师们不得不就地取材,用当地特产的竹子临时搭起了一座竹棚作为训练馆。

由于当时也没有专业的训练地板,训练馆的地面是由黄土、石灰和盐水混合在一起铺成的,每逢雨季就会变得泥泞不堪。

南方多雨,当年那些正值青春的女排姑娘们在训练完毕后常常会沾上满身的污泥。即使是在晴好的天气,由于地面凹凸不平,防护装备有限的女排姑娘们在上面翻滚过后身上也会留下血肉模糊的伤口,疼到难以入睡。勉强入睡后,伤口还会和被单粘在一起,早上起床时又会是一番撕心裂肺的疼。

除此之外,南方气候湿热,但训练基地的自来水供应却相当短缺。姑娘们常常练得大汗淋漓却连一个凉水澡都洗不上。由于场地粗糙,女排姑娘们训练后常常会沾上一身的毛刺,闲暇之余,姑娘们还会苦中作乐地比较谁身上的刺多,互相为对方挑刺。

对于女排姑娘们而言,训练条件的艰苦倒是其次的。同她们的“魔鬼教练”相比,漳州的竹棚对她们而言还远算不上真正的挑战。

时过境迁,上一位“魔鬼教练”大松博文早已返回日本,成为排坛一个遥远的传说,而女排姑娘如今却又迎来了一位“顶头上司”,堪称一位货真价实的升级版“魔鬼教练”。

他自幼就是远近闻名的淘气包,父母兄姐都拿他没辙。任谁也想不到的是,这样一个让人一想起来就头疼的淘气包,若干年后会成为受人尊敬的“袁指导”。

1976年,国家体委的有关人员找到了他,委托他出任重新组建的中国女排国家队的主教练。

上任伊始,袁伟民就做出了一个史无前例的创举。他向中国各省的男排队伍发出了邀请,请队员们来为中国女排陪练。

这在当时的中国可以说是石破天惊的举措。在一些思想守旧的人看来,怎么能让一群大男人围着几个小丫头转呢?然而袁伟民自有他的深意。中国女排的弱项在于力量,只有能适应同男排的对决,在赛场上遭遇他国的女排对手时才会游刃有余。

女排的训练本就繁重,每天少说也有上千次起跳。一天的训练下来,队员们几乎全身的骨头都在向外溢着酸水。

这个时候,男陪练发出的球打在身上几乎能将人砸晕。特别是身上钉着钢板的队长曹慧英,真的是在诠释何为“用生命在接球”。

陈招娣(左二)和曹慧英(右一)在教练员袁伟民(右二)的指导下练习防守(新华社记者方爱玲摄于1981年)

这样的日常即使在出访时也不例外。当年访问美国科罗拉多州斯普林斯时,队员们一下飞机就被袁伟民拉到体育馆训练。

20多小时的航程,加上科罗拉多的高原气候,水土不服的女排姑娘们在体育馆里狂吐不止,但吐完了还是会强撑着上场。扛着各种巨大的摄影设备准备采访的美国记者看到这一幕时,被惊得目瞪口呆。他们当时的脑海里想必百思不得其解:“中国人到底是用什么材料做的?”

但袁伟民和女排队员们理解。正是因为这份理解,袁伟民的 “魔鬼训练”才能有用武之地。除了给队员们施加身体上的极限挑战外,身为“排球疯子”的袁伟民更清楚队员们精神上的“软肋”,那就是她们对排球的热爱和对荣誉的追求。

成功的花,人们只惊慕她现时的明艳!然而当初她的芽儿,浸透了奋斗的泪水,洒遍了牺牲的血雨。

中国女排就是这样在“魔鬼2.0”袁伟民的带领下,在竞争激烈的世界排坛杀出了一条血路。

“我最喜欢看你们女排的比赛,因为队员们太可爱了,不管场上出现什么艰难险阻,她们从不互相埋怨,总是相互鼓励,团结拼搏,反败为胜。”

这是当年袁伟民收到的一封球迷的来信。“团结”是那个时代的强音,也是女排队伍的基石。

时隔54年,1977年中国女排再度奔赴日本参加第2届女排世界杯赛。输掉第一局后,中国女排净水器奋起直追连着扳回了两局,最终以3:2的比分战胜了日本女排,让看台上的日本教练和观众们震惊不已,开始对中国女排刮目相看。这是中国女排正式组队以来第一次战胜日本队。

中国女排赴日以来六战全胜,无一败绩,除了中美对决时略微吃力外,其他比赛几乎可以算得上是轻松取胜。

11月16日,中国姑娘和日本女排队将在大阪体育馆迎来最终的对决。中日对决的那一天,大阪体育馆人声鼎沸,日本全国乃至世界各地的排球爱好者纷纷涌来等待观战,一票难求。

日本女排同样战绩卓著,六场比赛中五胜一负,仅在仙台以微弱的劣势输给了美国女排。一时间,中日女排鹿死谁手成了本届世界杯的最大悬念。是卫冕冠军日本女排,还是异军突起的中国女排?

日本女排的主帅小岛孝治在世界杯开始时按照日本传统蓄须明志,表示不拿到冠军绝不刮胡子。而此番入场时,袁伟民却发现他那一脸胡须早已刮得干干净净。小岛孝治似乎也注意到了不远处那双正在端详他的眼睛,他抚摸着下巴,意味深长地一笑,甚至还冲袁伟民做了一个鬼脸。

被激发了士气的中国女排攻势狠厉,连赢日本两局。按照世界杯的积分规则,中国女排已经拿到了第三届女排世界杯的冠军之位。

而这时日本女排开始奋起直追。虽然夺冠已然无望,但哪怕只是为了争一口气也要将这场球打下去。

日本女排越挫越勇,俨然已经杀红了眼,场上的日本观众也高声为本国选手助威。而中国女排却因连日的紧张和疲劳多少有些力不从心。

这场对决早已不是奖杯之争,而是士气之争、荣誉之争。第五局开场以来,中日女排的比分咬得极死,无论哪一方取得了微弱的优势,另一方就会迅速将比分追平。

就这样,中日女排一路厮杀到了令人窒息的15平。终于,凭借着两次出色的防守,中国女排以17:15的比分艰难地战胜了日本女排。

1981年11月16日中国女排夺得第三届女排世界杯冠军,这是我国在三大球(足球、篮球、排球)项目上首次荣获世界冠军(左起:孙晋芳、郎平、周晓兰、 陈亚琼、曹慧英、杨希、周鹿敏、朱玲、梁艳、陈招娣、张洁云、张蓉芳)

为了迎接她们,北京的政府各部门几乎是全部出动。从她们再次踏上祖国国土的那一刻起,她们的一生都将和“中国女排”这四个字永不分离。

1981年11月18日晚中国女排载誉凯旋。当晚,中国女排在首都机场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万里、习仲勋、杨静仁和运动员、教练员代表等数百人的热烈欢迎。

1984年的奥运会是洛杉矶时隔52年第二次举办奥运会。巧合的是,同样是52年前的1932年,中国历史上第一次派出了本国运动员参加奥运会比赛。

1984年8月7日中国女排夺得洛杉矶奥运会冠军,实现“三连冠”(右起:张蓉芳、郎平、梁艳、朱玲、侯玉珠、周晓兰、杨锡兰、苏惠娟、姜英、李延军、郑美珠、杨晓君)

中国女排胜利了!“三连冠”,这是世界排坛的最高荣誉!12名女排姑娘们拉着袁伟民的手泣不成声。

52年前,中国的运动员在这座城市遭遇了数代人都无法遗忘的刺痛和羞辱,而52年后,中国的运动员们在这里凭借自己的实力为国家赢得了足以让几代人仰望的不朽功勋。

接下来的两年间,中国女排先后在接替袁伟民的邓若曾和张蓉芳的带领下于1985年的世界杯和1986年的世锦赛中斩获冠军,实现了世界排坛前所未有的“五连冠”纪录。

1986年9月13日中国女排夺得第10届女排世锦赛冠军,成为世界排球史上第一支获得“五连冠”的队伍(左起:杨锡兰、王乃康、侯玉珠、杨晓君、殷勤、李延军、姜英、苏惠娟、胡小凤、巫丹、梁艳、郑美珠)

自中国女排重组的十年间,数代教练和队员创造了属于中国的“排球时代”,书写了一段不管经历多少岁月洗礼依然足以在历史的长河中熠熠生辉的集体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