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ED CONSULTING
相关咨询
选择下列产品马上在线沟通
服务时间:9:30-18:00
你可能遇到了下面的问题
关闭右侧工具栏
实现“六个稳” 金融政策如何发力
  • 作者:佚名
  • 发表时间:2019-12-31 23:00
  • 来源:互联网

作为中央对下半年经济工作的重要定调,7月底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的“要做好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工作”正处在进行时。随着下半年过去大半时间,如何实现“六个稳”的路径也已经逐渐明确。

以加强对中小微企业的支持来稳就业。小微企业看似体量小、影响弱,但从整体来看不容忽视。目前,我国中小企业提供了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岗位,实则贡献不小,分量不轻。然而,与此同时,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顽疾”仍然存在,这正是金融业近期的着力点之一。8月20日、21日、22日连续3天,中央级会议聚焦小微企业融资难问题;10月7日,央行宣布自10月15日起,下调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家用净水器城市商业银行、非县域农村商业银行、外资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除偿还此前MLF操作外释放约7500亿元,意在“优化商业银行和金融机构的流动性结构”,引导金融机构继续加大对小微企业、民营企业及创新型企业的支持力度,为稳就业提供了“定心丸”。

以“严监管+流动性合理充裕”来稳金融。去年以来的金融监管强化行动仍在持续,从4月份“资管新规”出炉到7月份的细则落地,再到9月28日《商业银行理财业务监督管理办法》的发布,监管层从制度上树藩篱,对表外违规渠道的封堵、对违规行为的处罚等仍在持续推进。与此同时,为了对冲表外业务收缩可能造成的实际影响,结合市场实际情况,通过年内4次降准以及日常公开市场操作来稳定金融市场情绪,在“堵暗道”的同时“疏明渠”,既保障了流动性合理充裕,又促进了金融业中长期的合规、健康发展。

对于银根松紧问题,10月14日,央行行长易纲在2018年G30国际银行业研讨会上的回答十分明确——当前货币政策保持稳健中性,既未放松,也未收紧。可以看到,中国M2和社会融资规模等其他指标适度增长,当前向金融体系注入的流动性是适当的,杠杆水平将继续保持稳定。

以金融开放不断深化来稳外资。当前,全球经济金融形势复杂多变,国际金融市场波动较大,国内诸多风险隐患因素叠加,但在这种“变”的背景下,中国仍坚持不断深化金融开放,面向世界释放中国坚持开放、乐于合作的信号。4月11日,央行行长易纲在博鳌亚洲论坛分论坛上表示,6项金融开放措施将在未来几个月内落实,年底前还将推出另外5项开放措施。上述承诺正在一一兑现。其中,包括取消银行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限制、提升“沪股通”及“深股通”每日额度、放开外资保险经纪公司经营范围等开放政策已经落地;8月31日,证监会发布《上海交易所和伦敦交易所市场互联互通存托凭证业务规定》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根据安排,“沪伦通”有望在2018年年底前正式开通。这响应了国家对外开放战略的现实要求,也是推进金融市场全方位互联互通的一次积极实践。此外,伴随着MSCI指数、富时罗素指数等纳入中国债券和股票后,市场主体开始主动配置人民币资产,人民币国际化进程有所进展。

以坚持深化改革来稳预期。求稳并非因循守旧、一成不变。相反,中长期的稳定从深化改革、迎接开放的挑战中来,这是当前决策层发出的明确信号。而金融业除了上述自身的业务结构化调整、合规性加强外,其自身的改革也力求与实体经济的改革形成共振。例如,近年来金融业力推的降杠杆工作,实质上就是一项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系统性工程。8月份,国家发展改革委、人民银行、财政部等5部委联合印发的《2018年降低企业杠杆率工作要点》给出的一个较为细致的“降杠杆指南”中,完善“僵尸企业”债务处置体系、完善国有企业资本管理机制等看似都是金融业务,实际上都与实体经济改革紧密相关。而金融业与实体经净水器济一系列深化改革之举的协同并进,也是向各界释放明确的信号:不回避问题,不拖延改革,是未来一段时间内中国的发展之道。

应当看到,目前全球经济都处在转折期,不少大国的国际国内关系正在重塑。而对于中国而言,也是转型升级、动能转换、结构优化的关键时期。“六个稳”是旨在形成一个平稳的过渡期、一个民生“获得感”“幸福感”高的社会环境以及中长期改革发展的良好基石。而要实现这一目标,金融业需要在总量政策与结构性优化政策之间实现平衡,在严监管与确保流动性合理充裕的政策目标之间进行协调,在开放与改革的大方向下以开放促竞争,以改革求突破,以与实体经济共振求中长期稳定健康发展。